巴萨临时主席:主席大选于圣诞召开,梅西愿意谈降薪

足球报11月3日讯 当地时间本周一晚19:00,巴萨临时管理委员会主席卡莱斯-图斯克茨出席了新闻发布会,汇报该委员会周一首次会议的内容

“首先我要明确我们临时管理委员会目前的两大任务:尽快召开大选以及领导俱乐部做出必要的决定来保证正常运作。”

“我们需要尽可能快地召开大选,为此我们成立了一个工作组,由会员理事、纪律委员会以及透明委员会的人组成。而经济委员会则具体负责经济方面的事务。”

“我们会为大选制定一个时间表,严格遵照大区政府的抗疫要求,以保证大选能有最高的参与度、最高的卫生标准,同时符合我们的章程规定。我们希望能让尽可能多的会员们参与到投票中,这样我们的下任主席才会有足够的代表性。”

“这个委员会是在一个极其特殊的环境下临危受命的。这场疫情对全世界影响深远,从三月份开始就让俱乐部的经济收入受到了极大地影响。”

“很多企业都有一套针对疫情的应急方案,但我不认识有什么人提出过这么一套方案。全世界旅游业受到严重冲击,并且人们的聚集也遭到了极大的限制。”

“我们的目标是继续减少俱乐部的支出,要想平衡我们的预算就需要削减约3亿欧元的支出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在11月5日以前完成降薪谈判。我们希望接下来能与球员以及员工们达成协议,对工资进行延迟发放。俱乐部的情况非常的复杂,我们要做的有两件事:减少支出,并且加强创收。我希望俱乐部全体成员,无论是否是运动员,能在这个时刻帮助俱乐部渡过难关。”

下一任董事会有权推翻本委员会所做的决定,这是章程所允许的。”

“总结下来就是三件事,首先,我们会在圣诞假期召开大选,但需要在征得大区政府卫生许可的情况下;其次,我们的经济状况很复杂,需要全体人员的努力;最后,我想传递一个讯息,俱乐部是稳定的,并且未来有着无限可能。我们手头上有很多的解决方案能帮助我们创造更多的收入。中长期来说,我们充满希望。在大家的努力下,相信我们可以做到这一切。”

接下来进入到了记者提问的环节

假如和球员和员工没法达成协议怎么办?

我看到的是目前各方都有良好的谈判意愿。我们不是要拿走谁的奶酪,只是希望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再发放薪水。同时我们还有一个国际的事务所帮忙。这是眼下最靠谱的方案。逻辑上我们俱乐部必须捍卫自身利益到最后一刻。

您们和大区政府关于大选的事有交流过吗?

还没有,因此我们今天才成立了一个工作组来负责组织大选的事。目前从我们收集到的所有信息来看,在11月和12月大选是很难的。

您和主席候选人们聊过吗?

我会和他们聊的。

如果情况没有好转会发生什么事?可能会推迟大选吗?

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。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在我之前宣布的日期举行大选。我们的章程不允许我们进行电子投票,在此前的会员大会上这个提案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票数,而加泰体育法也不允许这么做。但是我们还可以通过邮寄投票的形式来进行大选。方法是有很多的。但我们不能跳出章程大力出奇迹

您提到俱乐部需要减掉3亿欧的支出来平衡损失,其中的大头就是薪资支出。我们此前已经看到了续约换降薪的操作,而对于那些合同快要结束的球员来说要怎么办呢?

我们在谈判桌上应对不同的情况有很多的方案,还有法律顾问给我们的意见。合同快到期的球员情况和那些还有十年合同在身的球员不一样。方案当中包含了对球员们进行财政上的补偿。对于不同的情况我们都有应对。

具体到个别球员,比如梅西,他一月份就可以自由地和别的俱乐部谈判了,您们肯定对此有忧虑。

我们不可能为每一个人量身定造专属的方案。我们希望能解决俱乐部全体球员和全体员工的问题,并且最终的方案能让各方受益。我们可以根据我们手头上可支配的资金多少逐步支付工资。我们的收入下降了约3亿欧元。如果球场能重开,可能这个数字会少一些,但不会少太多。疫情对我们的影响就是实实在在的少了3亿欧元,因此我们才聘请了世界第一的人力资源事务所来帮忙。

请原谅我无法在梅西的事情上说太多,因为首先我们得把谈判落实下来。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梅西和他的经纪人对谈判持欢迎态度。谈到球员薪资的话,我们确实有着全欧洲最高的薪资支出。今天早上我才和拉蒙-普拉内斯(译者注:俱乐部技术秘书)、罗纳德-科曼还有奥斯卡-格雷乌(译者注:俱乐部CEO)谈过,我赞扬了他们起用年轻人的决定,非常的勇敢。没有多少教练敢这么干,而这对我们减少工资支出帮助很大,这就是我们要遵循的道路。

俱乐部有3亿欧的亏损之余,又有8亿的预算。如果这个数字降不下来,据说俱乐部就将进入破产托管状态

目前不会。我唯一能说的是俱乐部的未来有无限可能。目前部分协议的达成让我们有理由相信俱乐部的未来是光明的。我们和俱乐部代表们都看到了。俱乐部有希望在中长期,而非短期内,实现翻盘。

Ramon Adell(译者注:前巴萨主席罗塞尔辞职时接手俱乐部的临时管理委员会主席)签下了阿尔达-图兰和阿莱士-比达尔,这届委员会能做到(签人)吗?

要想买人,就得先卖人。只有有球员离开的情况下我们才会有新援。图兰和阿莱士-比达尔的情况不一样,当时是有钱的,我们也是问了路易斯-恩里克的意见才做的决定,并且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,我们设置了一个条款,如果下一任董事会不批准这笔转会,可以将球员退货。所以,要买人的话,得满足两个条件,首先是先出后进,然后是要设置一个条款,允许下一任主席将球员退回到原俱乐部。并且还要和教练达成共识,我们的前任主席是对科曼很信任,我对他也很信任。

在您和技术秘书还有教练的会面时,他们有向您提过什么迫在眉睫的引援要求或者公关上的要求吗?公关这个我想指的是VAR的问题

VAR的问题不用他们提我也知道,全世界都知道,VAR有很大的改进空间,其介入的标准至少得是一样的。关于这点我们接下来会和西班牙足协交涉。至于引援的问题,主教练和技术秘书都很清楚要想买人得先卖人,同时他们也很了解俱乐部的经济状况。他们没理由跟我讨论签什么人,我就一球迷和会员罢了。这个问题不是我来决定的。我只负责告诉他们,有没有钱,要签人需要满足什么条件,完事。

下一任董事会有权撤回续约决定吗?

如果钱都回来了,然后协议更新了,那当然可以撤回。但这是他们的决定。

您之前也提到我们现在处在非常时期需要非常的策略,那么有可能采取一些章程允许范围外的措施,比如网上投票或者设置多个投票点吗?

多个投票点的方案是可行的。网上投票的方案无论是我们的章程还是加泰体育法都不允许。我们能做的就是确保有最大的参与度。

Posted in 关于我们

Leave a Comment: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